97岁杨振宁笑谈人生:感谢母亲给了长寿本钱,要陪翁帆活到108岁

Posted on Category:乐动体育平台(中国)有限公司

97岁杨振宁笑谈人生:感谢母亲给了长寿本钱,要陪翁帆活到108岁

2019年,97岁的杨振宁与妻子翁帆一起来到上海,参加了爱因斯坦的展览开幕式。

在这一次开幕式上,杨振宁接受了采访,他声如洪钟,头脑清晰,哪怕即将迈入百岁的门槛,脸上仍然神采奕奕,看不出暮气。

有记者问起了他的长寿秘诀,他提到了自己的母亲,“感谢母亲给了我长寿的本钱。”

他感谢母亲,因为母亲给了他生命的馈赠和良好的基因,让他避免杨家父系氏族的糖尿病基因,没有疾病风险的生活了下去。

他同时也感谢翁帆,因为翁帆给了他后半生良好的生活照顾,也让他不必寂寞,安然到老。

于是他说,要陪着翁帆一起活到108岁。

为了继续长寿下去,现在的杨振宁每天都会坚持拄拐走路十分钟。

他已经老到走不动路的地步了,每次出席活动,都需要翁帆搀扶,但是他依然坚持锻炼身体。

如果有时光机,最想穿越回什么时候?这是记者曾在采访中问过他的一个问题。

对于这样一个“幼稚”的小问题,杨振宁并没有正面回答,现在想来,他人生中每一个阶段都是如此的精彩无憾,回溯过往一生,很难做出取舍。

杨振宁的少年时代,是在清华园里面的一栋砖红色小楼度过的。

他在那里生活了整整八年的时间,直到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,第二年,杨振宁前往西南联大化学系进行学习。

大学时代,他领略着哈代的《纯数学》、迪克逊的《现代代数理论》等书籍的神奇,如痴如醉,受到一些物理学美妙概念的指引,一步一步地踏上了物理学的殿堂,毫不虚度自己在西南联大的七年时光。

1949年,杨振宁来到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,在这里进行学术研究,他的研究令美国的科学界都为之震动。

17年的黄金科研期一晃而过,杨振宁也逐渐成长为20世纪最重要的物理学家,他与李政道提出“弱相互作用中宇称不守恒”,让他获得了诺贝尔奖评委的青睐,那一年他才35岁。

1957年12月10日,杨振宁来到了瑞典斯德哥尔摩市音乐厅,以奖项获得者的身份,参加这一场举世瞩目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。

他手捧起一枚精致的奖章,奖章上的自然女神伊西斯手拿丰饶之角,科学女神则试图去掀开丰饶女神的神秘面纱,似乎正是对杨振宁科学成就的一种隐喻。

消息传回国内之后,中国科学界也是一片欢腾,大家都明白他的一小步,是中国人在科学信仰上不断前进的一个标志,是一种积极的象征。

1971年7月,杨振宁克服重重阻碍,从纽约到巴黎,从雅典到开罗,最终在几经辗转之后,重新踏上祖国这一片热土。

这次回国意义重大,虽说以前他也曾经多次在瑞士见到自己的家人,但是都不如站在故乡的土地上面那么的踏实,后来从1971年开始,杨振宁每年都会回国一次。

年老之后,杨振宁长居于祖国,哪怕已经要步入百岁高龄,他还在科学的道路上下求索,还会彻夜不眠地研究物理问题。

他的一位徒弟翟荟曾说,她有时候深夜会收到杨振宁发来的算稿,原来他有问题想不通,想进行学术探讨,甚至在他90岁的时候,还想让学生们帮他装个计算机画图软件,自己学习画图。

不过,杨振宁虽然在科学历史上一直为人所崇敬并钦佩,但围绕在他身上的感情争议也非常大。

2004年11月5号,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宣布订婚,并且在当年的12月,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这段婚姻在很多人的眼中,充斥着一种违背三观的味道,人们回顾他和翁帆的恋爱史,发现在杨振宁妻子还在世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见过面,有了交情。

那时候杨振宁携妻子来到汕头大学进行访问,翁帆负责进行接待。

翁帆长得跟年轻时候的杜致礼有几分相似,乌黑的丹凤眼,笑起来温柔,不笑的时候略微显得冷冽,穿着一身简单的裙子,就显得气质清新优雅,宛如在深潭里开出一朵洁白的莲花。

在杜致礼去世之后,杨振宁度过了一段时间孤寂的生活,他增加了跟翁帆之间的书信往来,这个跟他妻子长相相似的女子,不知何时悄悄走进了她的心扉之中,令他魂牵梦萦。

两人结婚之后,遭遇的那些恶意的诋毁,逐渐地消散,因为流言蜚语打不过时间,而真爱却总能打败时间。

两人结婚17年的时间,杨振宁既是翁帆的一位无私的长者,让翁帆感受到包容和广大,同时也是一位好的伴侣和丈夫。

他心思细腻体贴,曾有人问过他们,结婚这么多年,为何一直没有孩子

杨振宁却说,自己不会要孩子,因为等他先于翁帆一步离去之后,翁帆一个人带孩子会很辛苦。言语之间,全都是对翁帆的爱意。

每次出席活动的时候,杨振宁和翁帆都是双双出现。

在杨振宁百岁生日的时候,翁帆还专门穿上了一件漂亮的红裙子,惊艳了时光,也安宁了岁月,她还是搀扶着翁帆,充当着翁帆的拐杖和依附,带着他一起来到贵宾席。

翁帆曾经写过一篇长文,在长文中记载了两人17年的生活点滴。

她为了杨振宁开始早睡,开始遵从杨振宁的生活习惯,而杨振宁也为了她,开始了解一些年轻人感兴趣的东西,她曾经因为开车遇险忍不住惊叫,而杨振宁却嘲笑她胆小……

或许,科学是科学工作者一生不渝的追求,爱情却又是一个人毕生的追求,无论贫穷还是富有,高端还是平庸,智者还是愚民,都有可能堕入爱河,这也是一种平凡的伟大。